您的位置: 天津信息港 > 美食

法家高徒 第四十九章 人性本恶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5:45

法家高徒 第四十九章 人性本恶

看着司徒刑的目光,巴图鲁的脸色不由的大变,顾不得周身士卒,陡然转身向大本营方向逃去。

司徒刑鬼魅的一笑,身体好似羽箭一般陡然射出。

巴图鲁脸色灰败的看着司徒刑远去的背影,赤红的影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拉的老长,老长。。。

他的肚子上的伤口陡然崩裂,肠子脏器都滑落在外面。

“强,实在是太强了。”

不论是异域的士卒,还是将官,都一脸绝望的看着疯狂杀戮的司徒刑。

心魔隐藏在云端,看着下方好似血肉磨盘一样的战场,眼睛里流露兴奋的神色。

他有些享受的舔着自己的嘴唇,贪婪的吮吸着战场上空的死气,血气,已经绝望,愤怒等负面情绪。

不过半个时辰,司徒刑已经杀死了几百个士卒。而且让异族人感到绝望的是司徒刑的体力不但没有因为杀戮而耗损,反而有越战越强的趋势。因为他杀戮的速度已经明显的加快。

噗!

噗!

噗!

几个身穿兽皮的士卒,一脸绝望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脖子,但是炽热的鲜血还是和喷泉一样到处溅射。

噗!

噗!

噗!

几颗红色心脏被司徒刑黑漆漆的手掌捏碎

法家高徒  第四十九章 人性本恶

。鲜红的血液,让他本来就血腥的铠甲变得更加的鲜红。

司徒刑仿佛妖魔一样游荡在战场上,只要他出现的地方,四周瞬间就会一静。

“杀戮已经足够了,是该来一点贪婪了。”

心魔肉呼呼的翅膀挥动着,两个细小的胳膊抱在胸前,仿佛正在看一幕史诗大剧,自言自语的说道。

“斩杀敌将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一个武士,站在王旗之下,在众多武士的护卫下,将象征王权的金牌高高士举过头顶,声音洪亮的大声吼道。

“大王有令,擒杀对方敌将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大王有令,擒杀对方敌将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大王有令,擒杀对方敌将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随着王令的下达,一道代笔王者的赤色气运陡然降下,异族军队本来有所萎靡的士气陡然变得高昂起来。

仿佛在翻滚的热油中泼上一瓢凉水,顿时炸开。

士兵和将官的眼中,都流露出贪婪的神色,他们的脸色赤红,鼻孔大张,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仿佛是一头头斗牛。

就连刚被俘虏,还穿着大乾制式铠甲,面色悲苦的降卒,看向司徒刑的眼神里,也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人心本恶,财帛动人心。

司徒刑静静的站在那里,感受着空气中诡异的气氛,眼神不变。

在功名利禄面前,就是昔日的袍泽,也有可能反目成仇。

“大王有令,击杀敌方将领者,不论身份,哪怕是大乾将官,赏千金,封万户侯!”

站在王旗之下的武士,捧出一个卷轴,声音洪亮,一字一顿的吼道。

“世袭罔替!”

本就楚楚欲动的异族武士,听到最后几个字,眼睛陡然变红,仿佛刚被打了鸡血一般,咆哮着冲出。

就连大乾本方阵营,有的士卒看向司徒刑的目光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更有甚者,更是抽出兵刃,悄悄的绕到司徒刑背后。

司徒刑感受着四周微妙的变化,体悟着人心浮动,面色陡然冷峻起来。

如果是奉行“人本善”儒家在此,必定会痛心疾首,大喊“人心不古,小人如鬼”,甚至对自己的信仰都会有所动摇。

但是司徒刑却不会,因为他本就是法家,奉行“性本恶”,反而感觉人性本就如此。

这是劣根性。

法家对于人性的论点,完全推翻了儒家的“人之初,性本善”。

而是遵循了荀子的“人之初,性本恶”思想。

到了韩非子时候,更是在性本恶基础上加以延伸。提出:

医善吮人之伤,含人之血,非骨肉之亲也,利所加也。故舆人成舆,则欲人之富贵;匠人成棺,则欲人之夭死也。故舆人仁而匠人贼也,人不贵则舆不售,人不死则棺不买,情非憎人也,利在人之死也。故后妃、夫人太子之党成而欲君之死也,君不死则势不重,情非憎君也,利在君之死也。(《韩非子·备内》)

医生原已吸吮病人的伤口,口含病人的污血,不是因为有骨肉之亲,而是因为利益所在。

同样车匠造好车子,就希望别人富裕;棺材匠做好棺材,就希望别人早死。

这并不是车匠仁慈而棺材匠狠毒:别人不富裕,车子就卖不掉;别人不死,棺材就没人买。甚至是亲如一家的人也如此,一旦后妃、太子结称一个利益集团就会希望君主早死,如果君主不死,自己权势就不大。

这些并非因为憎恨君主,而是因为只有君主死亡他们才能进一步获得最大利益。

可见韩非在解释人的行为上完全抛弃了儒家“仁”的概念,认为儒家这些概念在理解人时完全不必要,甚至有害。

韩非进一步彻底否定了儒家“仁”的基础----家庭。孔子认为孝悌是仁之根本,但韩非通过观察事实认为:

为人主而大信其子,则**臣得乘于子以成其私,故李兑傅赵王而饿主父。为人主而大信其妻,则**臣得乘于妻以成其私,故优施傅丽姬杀申生而立奚齐。夫以妻之近与子之亲而犹不可信,则其余无可信者矣。(《韩非子·备内》)

做君主如果相信“仁”,并进一步相信他的儿子会孝顺,人们就能利用他的儿子来实现自己的私利,比如李兑辅助赵壬最终饿死了主父。做君主而非常相信儒家对夫妇这一伦理的解释,人们就能利用他的妻子来实现自己的私利,比如优施帮助丽姬杀死太子申生而改立奚齐。即使是像妻子和儿子那样亲近的人还不可相信,其余人就没有可相信的了。亲如夫妇、父子这样的关系都是受利益决定,所以儒家所提倡的“仁爱”观念是一种形而上学玄想,没有任何现实的基础。最终韩非认为“夫安利者就之,危害者去之,此人之情也”(《韩非子·劫杀臣》),用简短的话来说就是趋利避害。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高官厚禄之下,必有勇夫。这就是人心,人性本恶,故而需要严刑峻法来束缚。

“妖孽,吃某一刀!”

吉林治疗癫痫病医院
吉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吉林妇科
吉林妇科医院
吉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