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津信息港 > 美食

野米饭抹不去的童年记忆

发布时间:2019-07-13 18:53:38

立夏前几天在上海念大学的孩子突然在微信的三口之家群中询问:“野米饭”这一专用名词以及他好像没有吃过“野米饭?”循着他的问题我仔细追想他的成长历程他这个年纪从小在城市长大确实,因为学习之故没有在野外烧“烧野米”、吃“野米饭”他的询问让我回想自己的童年在乡下生产队生活的经历我们60后这是一个特殊的年代烧“野米饭”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事我们几个同村年龄相仿的人临近立夏就悄悄地商定搞一次烧“野米饭”活动在星期天早饭后几个同伴先集合分工明确你带米、我带盐他带锅、碗、火柴……谁负责竹园中偷竹笋谁去生产队的田间摘一些蚕豆结……找一个避风的地方寻几块砖头搭好一个有门的炉子或者挖一个像炉子一样的坑放上带来的锅子找一些干燥的稻草、木柴剥蚕豆、竹笋……淘米、洗菜、淘米……划出一根火柴点燃引火稻草、木柴锅子时放进蚕豆、竹笋、大米适量放一些盐、水用不了多久“野米饭”透溢出的清香让小伙伴们开心地笑了但是揭开锅盖往往由于经验欠缺或者半生半熟或者锅底下厚厚一块饭巴或者盐放得太多让人难于下口好在同伴不计较这些你来一碗我来一碗边吃边聊特别开心现在立夏之际家里特意会做一些可口的菜饭除蚕豆、竹笋之外会加入一些咸肉、乌箕笋之类的东西预先用菜油将竹笋、乌笋先炒一下虽然比童年的“野米饭”做得考究、精制但没有童年的那份特别的感觉、趣味也许是集体动手丰衣足食也许是野外环境的感染尽管童年的野米饭做得粗糙没有家里的滋润但是野外几个小伙伴通力合作完成的杰作——“野米饭”拥有独特的味道至今想来依旧是那样清香扑鼻、难于释怀立夏孩子的一个问题勾起我童年的回忆在自己的记忆深处贮藏着在野外烧“野米饭”小伙伴一起吃野米饭的炊烟、清香、场景夹带着偷竹笋及蚕豆结的惊险、恐惧这些小时候的经历至今想来依旧是那样的清晰、明了

治疗前列腺钙化选什么方式好的快
昆明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预防癫痫遗传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