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津信息港 > 美食

逝水流年小说活着的一片化石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16:48

县城的商场门前,忽然聚起了一堆人,里三层外三层。透过人缝,一阵显然是从那种铁皮土喇叭里发出的声音,沙哑而嘹亮的声音传了出来:“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竟然是在朗诵年轻人很少知道的《老三篇》!了解底细的人伸头看一眼,笑笑,走了;不知底细的便拼命向人圈子里钻,想一睹朗诵人的风彩。  站在圈子中心的是一女子。绿军装,绿军帽,绿军鞋,扎着俩小辫;绿军帽上还缀有一颗红布剪成的红色五角星。看那布满沧桑的脸,大约50—60之间的年纪;衣服脏兮兮,身段却还苗条。一会儿,女子又跳起了当年曾红遍大江南北的“忠”子舞,边舞遍唱:“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伟大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进……”那舞姿娴熟,且不失优美。于是人群里爆起一阵掌声和起哄声。有人递给女子一瓶矿泉水,女子舞、唱得更起劲了。  了解底细的人都知道,这女子叫大凤,是这个小小县城挺有名气的人物,人们时不时在大街小巷看到她的身影。大凤的家是与闹市毗邻的东北关村人。近几年县城发展很快,高楼纷纷拔地而起,唯有东北关一带却还保留着百十年前的模样:平房,有新有旧;青石路面,下雨天满街污水横流。在许多小趴趴房中,就有大凤的一处。父母早已去世,家中只她一人,门随设而常开。据传,大凤当年曾是一个很漂亮很出色的姑娘,正当花雨季的年龄,遇上了那个狂热而辉煌的年代。一次两派学生由文斗而演变成武斗,她头上挨了一闷棍,伤好后,便整个人停留在那个年代了,甚至包括身材。父母相继去世是村里几个远房本家帮她料理的。有户口,便有口粮地,也是好心的乡邻和本家帮她孬好侍弄着,隔三插五人们给她蒸上锅干粮,她也能冷啊热啊糊弄着吃。那饭新也罢,馊也罢,她竟从未生过病。她不是个懒人,平时劳作热衷的是帮人搬搬抬抬。只要谁家盖房子,她便常去插手。搬砖,提灰,抬料,满头大汗,边干边唱:“学习雷峰,好榜样,忠于人民忠于党!爱憎分明不忘本……”要不就背诵:“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我要把……”  人们无从知道她每天睡多少觉。反正每到深夜,街上便常常传来她高声朗诵《老三篇》和唱语录歌的声音。人们习惯了,倒也可以安然入睡。而令城区防不胜防的小偷小摸,却很少光顾东北关村。有时,谁家的什么器物或衣服之类凉在门外忘了往家收放,第二天到大凤家准能找的到,全堆放在她院子里。人谢她说:“多亏大凤给收起来了!”她便回答:“毛主席教导我们:要为人民服务!”  她有时也很文静,常常和一些顽皮的小女孩坐在村头的大柳树下拾“把骰”玩,玩来玩去一帮皮孩子便把她按在地上格吱,她一边笑一边喊:“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文斗,不要武斗!”在村子里,她的人缘是很好的。  住上那么半月二十天,她又到城区满街逛悠,随处表演《老三篇》、忠字舞。有时遇到建筑工地,便又去帮人家搬砖、提灰,满头大汗,抹成大花脸。长了,有的工地便认识了她。给她水喝,遇上开饭,便给她个馒头给她碗菜。一边吃一边逗她开心。遇上好心的工头,给她一两张票子,她也不会花,却是拿回村交给会计,说:“支援亚非拉人民闹革命!”会计便专门给她记了个小本本,存起来。换季的时候由村上添几个钱给她买件衣服。衣服一律是军绿色,别的颜色她不要。  进城里的时候,她也闯过祸。有一次,不知怎么逛到一个佛品店门前。店内的佛乐和柜上摆的大肚子弥勒佛忽然激发了她的革命热情,进门拿起东西来就摔,边摔边喊:“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跑掉!”被人家按在地上坐了“土飞机”,引得围观的人起了义愤,纷纷指责店主。恰好有两位大凤同村的人青年路过遇上了,便揎袖露臂地和店主理论,要砸店。店主打电话报了警,警车把大凤拉到派出所,给了她一片西瓜吃,又打电话给村委会派人来把她领了回去。此后老长时间,那家佛品店老是惴惴地,就怕再见到大凤的踪影。好在大凤没再去闹。  县城飞速地发展,许多大楼拔地而起。房产开发的洪流终于漫延到了东北关。上边来了通知:整个村子须拆迁。于是平地起了一场大风波。村民们抗拒拆迁,上访、闹事,但胳膊扭不过大腿,陆陆续续迁走了。只剩下十几户钉子户,大凤是其中之一。不管人们怎样哄、骗,告诉她给她另找个地方住,这里要盖高楼,盖好后还让她回来住,等等,甚至用她熟知的语言对她说:“不破不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以及“我们要打碎一个旧世界,建设一个新世界”,这一切全都没有用了,她赖在她的破旧祖屋里就是不走。没白没黑地背、唱《老三篇》以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投鼠忌器,鉴于村众的情绪和舆论,拆迁办的人拿她没办法。后来,左邻右舍全成了一片瓦砾,拆掉了,唯有她的祖屋小岛似地立在瓦砾堆中。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人没有听到她的朗读声和歌声,风雨掩盖了一切。第二天,人们发现,她那失去四邻依托的祖屋塌了;而她,被压在倒壁残樑下,早已断气。  一个曾经有过的时代的一片活化石,就这样随旧屋的破砖烂瓦消失了。一年以后,大凤祖居地旧址耸天而起的大楼,每天迎着刚露出地平线的缕阳光,熠熠生辉。 共 206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结石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
云南专业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