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津信息港 > 美食

京官难当天子脚下的长安市长之死图

发布时间:2019-03-05 09:23:37

京官难当:天子脚下的长安市长之死(图)(1)

张汤以后,继续贯彻他的这一套做法的,大致有两类大臣,一类是主管司法和经济的大臣,再一类是担任京兆尹一类官职,即在天子脚下的长安市担任相当于今之市长一类职务的大臣。诸侯王国既已剥弱到无力同中央抗衡的程度,那么,这两类大臣的主要任务,就是同豪强们作斗争了。这样的斗争几乎贯彻了西汉政治生活的始终,而西汉后来导致灭亡的原因之一,也就是豪强们剥削、压迫老百姓太甚,阶级矛盾激化之故。所以,应该承认,这两类臣子,对西汉政治上的安定局面,还是有功之臣。不过,这类对付豪强的官吏,自己大致都没有好下场,原因是,豪强们也并非等闲之辈,大都与皇亲国戚、宗室大臣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或者本身就是功臣后代等等,这些人得罪多了,他们也会通过各种途径影响皇帝和大臣,予以还击。前一类司法和经济大臣,张汤可为代表,其余的人就不多说了。后一类大臣,在西汉也可算是法家后学,他们也都是贯彻秦代任刑传统的人物,我们举几个人谈谈,亦可见西汉官场风气。

汉宣帝时担任京兆尹的张敞和他的弟弟张武之间,有这样一段很有意思的谈话。

敞为京兆尹,而敞弟武拜为梁相。是时梁王骄贵,民多豪强,号为难治。敞问武: 欲何以治梁? 武敬惮兄,谦不肯言。敞使吏送至关,诫吏自问武。武应曰: 驭黠马者利其衔策,梁国大都,吏民凋蔽,且当以柱后惠文弹治之耳! 秦时狱法吏冠柱后惠文(以秦代狱吏戴的帽子喻使用严法),武意欲以刑法治梁。吏还道之。敞笑曰: 审如掾言,武必辫(懂得)治梁矣! 武既到宫,其治有迹,亦能吏也。①①《汉书 赵尹韩张两王传》

张敞是治《春秋左氏传》的,名义上是儒家,但这段谈话,再清楚明白不过地表明,他的以法治国的那一套,是秦代法家遗风。而历来治理长安市有政绩的能吏,都和张敞是一个作风,严刑酷法,雷厉风行。但正统的儒学出身的大臣们,则往往反对他们的做法,主张用刑宽筒,这在西汉朝臣中,实际上形成了两大派别。

我们不妨看一看汉宣帝时的京兆尹赵广汉他初为颖川太守。颖川有姓原的和姓褚的两家大宗族, 宾客犯为盗贼 ,以前的官吏拿这两大家族毫无办法,他一任,先把这两个家族中厉害的 首恶 立即问斩,人一杀,大家看到太守自然都怕了。任何地区都有所谓地方势力,因为荣强们和政府的一般官吏们都是本地人,互为婚姻,自然而然地形成一股势力,外来的太守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赵广汉治颖川的办法是,利用当地势力的内部矛盾互相揭发。又设一种 缿筒 ,竹制,其状如瓶,颈小,供百姓写揭发信,得信后,去掉揭发者名字,故意作为是豪强大户子弟相互揭发的,以挑动豪强之间的矛盾,用此来削弱地方势力。这种做法,也近似法家的用 术 。其结果是,吏民们互相揭发成风,也有点近似于秦代的告讦连坐了。

赵广汉不久就当上了京兆尹,也即是天子脚下的长安市市长,吏治也是很高明的:

长安少年数人会穷里空合,谋共劫人,坐语未讫,广汉使吏捕治具服。

青龙大厅房卡
翻转机
小孩经常便秘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