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津信息港 > 法律

上交所公布首轮询问回复券商信披与定价能力纪录

发布时间:2020-09-17 07:20:14
上交所公布首轮问询回复 券商信披与定价能力遇考

  杜卿卿 袁子懿

[目前科创板“排队”企业已达90家,其中已询问73家,主要集中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和高端装备等产业。]

3月18日开门迎客、22日受理首批申请、29日发出首轮询问,到4月23日3家企业向上交所提交首轮询问回复,科创板跑步前进,距离开板交易的日子也愈来愈近。

与此同时,相关配套规则正在按急用先行的节奏陆续推出。中国证券业协会近日向部份券商下发《科创板首次公然发行股票承销业务规范(征求意见稿)》(下称《承销规范》)、《科创板首次公然发行股票网下投资者自律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进行征求意见,对券商定价配售、私募打新门槛等作出详细规范。

多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科创板高产业门坎已经对保荐机构和投资者的学科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同时,与主板及创业板相比,科创板对券商定价能力的要求更高。比如,要求承销商撰写投资价值报告,这对券商将是个不小的挑战。

回复询问新要求

4月23日下午,3家企业率先提交了首轮询问回复。相干企业和中介机构对询问的问题比较重视,都逐一做了比较和回应,形成了独立的可公然的信息披露文件,对招股说明书同步做了相应补充、删改、调剂;保荐人、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也按照要求,出具了专项报告。上交所表示,将抓紧时间对提交和表露的回复进行审核,侧重关注回复的针对性、准确性、充分性。以后会启动第二轮询问。

不过,在询问答复中,也不乏“答非所问”的情况。对此,在收到3家企业回复以后,交易所对后续还未提交回复的企业,提出了3大新要求。

1是要求“予以针对性回复”。询问回复应当围绕询问问题,有的放矢,提高针对性,避免答非所问或避重就轻,避免“挤牙膏式”或“闯关式”的信息表露。

上交所称,发行人及保荐人要结合回复内容,全面梳理招股说明书等信息披露文件,查漏补缺、删减冗余、消除矛盾之处、删除宣传用语,增强信息表露的充分性、一致性和可理解性。

2是中介机构要切实核对到位。保荐人及证券服务机构需要切实承当对发行人信息表露的把关责任,通过实行适当的核对方法、范围及程序,深入分析询问问题,审慎、客观地得出核对结论,并按规定严格实行内核程序,提高核对工作的规范性和有效性。

上交所要求,保荐人应当以补充核对为基础,在询问回复中提供新的证据或被动接受还有另一层缘由。经过对火电机组的上大压小材料,避免简单重复招股说明书的已有内容。

3是行业信息表露需要进一步强化。保荐人需要充分发挥本身的行业研究能力,加深对科创行业的认识,提高对国家科技发展战略和政策、国内外科技发展水平和趋势的掌握。

根据询问函的要求,保荐人在询问回复中对发行人的核心技术及核心竞争力、行业现状及未来趋势、上下游业务关系、同行业比较、风险因素及应对措施等事项,作出进一步的专业分析,为投资者决策提供更加有效的参考。

“在收到本所首轮询问函后,应当根据要求进行自查、核对,及时作出回复,并对招股说明书作出相应修改、完善和更新表露,切实提高信息表露的质量,确保信息表露的真实、准确、完整。”上交所称。

“如果发行人的首轮询问回复未能有针对性地回答本所询问,或本所发现新线索、新情况以及根据相干监管要求需要进一步审核询问的,本所可在收到发行人首轮询问回复后十个工作日内,继续提出第二轮审核询问。”上交所称,将通过寻根究底式询问,要求发行人进一步表露信息。

据交易所介绍,近期针对审核中发现的保荐机构核对把关不严的问题,上交所已约谈相干保荐机构,指出其存在的问题,要求予以纠正。后续,交易所还将与相干监管部门一起,有针对性地展开保荐人等中介机构的执业质量评价。

倒逼券商转型

目前科创板“排队”企业已达90家,其中已询问73家,主要集中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和高端装备等产业。高行业门槛、高成长速度、高研发投入,都对券商及投资者的估值定价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

中证协近日发出的《承销规范》对券商从路演推介、配售定价到投资价值报告撰写都提出了详细要求,同时,对廉洁从业、风控合规等方面,以罗列法提出了比以往更加详细的规定。

科创板赋予了券商市场定价权,同时也赋予了其专业定价的责任。

“在传统投行业务中,券商扮演的是通道的角色,提供的综合服务非常有限,缺少对相干业务的立体式开发和对客户的延续跟进服务。券商的各个主营业务条线常常各自为战,缺少各部门之间的配合与协同,难以产生更大的协力。”中银国际王维逸认为,科创板的设立将为券商带来业务模式的转型与业务结构的重塑,对券商的价值发现及定价能力、撮合交易能力、投资能力和销售能力等专业性提出更高要求。

《承销规范》专章规定了投资价值研究报告的撰写要求,将此前主板及创业板规则中“主承销商可以向网下投资者提供投资价值研究报告”当中的“可以”,改成“应当”。

同时,对信息来源和独立性、审慎性、客观性的撰写原则,进行了非常详尽的列述。比如,要求证券分析师撰写投资价值研究报告应当秉持专业的态度,采用专业、严谨的研究方法和分析逻辑,基于公道的数据基础和事实根据,审慎提出研究结论,分析与结论应当保持逻辑一致性。

另外,对于分析的具体内容,包括行业状况、发展前景、公司分析、盈利预测等,也提出了非常详实的要求。比如,要求撰写投资价值研究报告应当制作发行人的盈利预测Excel模型,从而预测公司未来的资产负债、利润和现金流量的相对完全的财务状况。在进行盈利预测前,应当明确盈利预测的假定条件,盈利预测应谨慎、公道。

《承销规范》还提出,投资价值研究报告应当分别提供最少两种估值方法作为参考,公道给出发行人本次公然发行股票后整体市值区间和在假定不采取逾额配售选择权的情况下的每股估值区间。还需要列出所选用的每种估值方法的假定条件、主要参数、主要测算进程。

上述要求都对券商的投行业务提出了史无前例的挑战。“投行做科创板企业上市业务,需要在内部建立比较强的行业团队,去对科技创新行业做深入的调研,对企业有充分的了解。这对内资券商而言将是一大挑战。”瑞银证券总经理钱于军此前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称,从物色拟上市企业,到做尽职调查,到写招股说明书,再到递交申报材料,及后续撰写研究报告,都考验投行的专业能力。

在他看来,如果只是凭借持牌优势和通道优势,带着企业跑跑监管机构,这样的投行模式在科创板将不具备竞争力。而随着科创板企业上市工作的推动,投行业可能会出现两大新趋势,一是投行集中度提高,头部机构优势愈来愈凸显,2是可能会允许联合保荐,几家中介机构联席服务一家科创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