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安倍晋三上调消费税有很大风险

2019-01-31 04:30:53

安倍晋三上调消费税有很大风险

SMM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10月初正式宣布,从明年4月1日起将消费税率从目前的5%提高至8%,这将是1997年以来日本首次提高消费税率。日本政界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都积极支持这一政策,但市场反应却不然。10月周,日经255指数连续下跌至13853.3点,跌幅达4.4%。这表明市场对日本经济未来复苏的忧虑增大。

安倍晋三上调消费税似乎要向市场表明巩固财政实力的态度,以缓解市场对日本债务的忧虑,同时显示对经济增长前景的信心,展现推进结构性改革的决心。

据日本财务省统计,截至6月末,日本主权债务首次突破千万亿日元关口,达1008.6万亿日元,占GDP比重达247%,高居全球榜首。在欧债危机阴影驱之不散的背景下,庞大的主权债务令投资者对日本的忧虑不断攀升。IMF在2011年就曾表示,日本应当尽快启动消费税上调进程,逐步将税率提高到15%。

一般而言,上调具有普遍适用性的消费税,将抑制居民整体消费水平,不利于经济复苏。但在日本经济已显露复苏态势的背景下,安倍宣布上调消费税的决策,向市场表明了政府对于经济持续复苏的信心,同时也传递了消费税上调的负面影响将被经济增长所消除的暗示。

据彭博(Bloomberg)统计,今年前两个季度日本实际GDP环比折年率分别达到4.1%和3.8%,1至8月日本消费者信心指数均值为44.35点,较2012年均值高出4.38点。面对经济复苏加快、市场信心增强的较好局面,安倍政府试图以税收政策的调整来引导市场预期,加快日本经济走出紧缩与衰退困境的步伐。

目前,安倍经济学宽松货币、积极财政两支利箭已初步收效。但作为第三支利箭经济增长战略效果并不明显,特别其中的关键环节结构性改革进展缓慢,市场甚至怀疑第三支箭有可能脱靶。安倍在上调消费税的同时,推出了约5万亿日元补充预算以及规模约1万亿日元的企业减税政策,包括针对技术企业实施减税制度、对提高工资水平的企业给以税务优待政策等,为刺激投资,特别是提振民间投资以刺激经济增长提供激励,借此为其经济增长战略增添砝码。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统计,在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中,日本的企业税税率,而消费税税率。上调消费税、减少企业税,对平衡税负、推进结构调整也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但是,在日本经济复苏尚不稳固,特别是通货紧缩的风险还未消除,上调消费税可能对经济造成较大的冲击,弱化安倍经济学宽松货币与积极财政政策带来的初步成效,甚至可能导致日本经济再陷紧缩泥潭。

而且,虽然日本经济渐进复苏,居民消费支出逐步增长,但尚未恢复至全球金融危机前水平。去年及今年1至8月,日本居民家庭消费月均支出分别较2011年增长了1%和2%,但与2007年相比,却下降了3.9%和3.4%。明年4月8%的消费税正式实施前因居民提前消费而可能导致的支出爆发式增长及之后可能出现的陡降格局,将给相对脆弱的日本居民消费增长造成较大冲击。日本研究机构预测,在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财政年度内,居民家庭开支负担总计将增约7.6万亿日元。不排除消费者提前控制消费支出的可能,这将加大日本经济重陷紧缩泥潭的风险。

再加上,据日本政府估计,上调消费税每年可带来8万亿日元新税收。而据IMF预测,今年日本主权债务总额将达到1178.3万亿日元,与此相比,消费税上调带来的财政收入杯水车薪。据政府养老投资基金(GPIF)的TakatoshiIto预测,日本想要在维持福利支出的同时缩减政府债务规模,税率至少需提至目前水平的4倍。

日本居民对上调消费税的积极意义缺乏一致认同,市场对安倍晋三的第三支箭并不看好,税负结构调整依然存在脱靶的风险。据《日本经济》9月30日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对提高消费税率,民众支持者与反对者分别占47%和48%。而在宣布明年提高消费税税率之后,安倍的民调支持率迅速下降6.6个百分点,这鲜明地表达了选民对税收政策的抵触情绪。

自从今年6月5日,安倍宣布增长战略以来,金融市场总体表现就与日本政府的预想距离很大。如果未来消费税上调对居民消费的抑制作用未能被经济刺激政策有效缓解,甚至可能出现因消费不足而导致企业设备投资、生产扩张意愿下降,安倍经济学将面临难以承受的挑战,日本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将进一步放大。

弧形铝方通
40crni2mo
指纹锁生产厂家直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