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天津信息港 > 教育

张老汉讲述买房故事不发狠就买不下房子

发布时间:2019-11-09 18:22:04

  张老汉讲述买房故事:不发狠 就买不下房子

  56岁的赞皇老汉张玉珍近来又喜又忧。喜的是,儿子的婚事有了点眉目,压在头上多年的愁帽子终于摘了下去;忧的是,儿子要结婚,必须得在石家庄买一套房。在儿子的催促下,张玉珍请假从邢台的工地上赶来石家庄买房。6月6日下午,随同张玉珍一块,目睹了他买房的全过程。在偌大的城市里,有无数像张玉珍这样来自农村的高龄农民工,含辛茹苦把孩子供到大学毕业,又面临为孩子结婚买房的压力。张玉珍说,孩子终于走出了大山,不再像自己一样受罪了,说什么也得让孩子在城市扎下根。

  儿子的婚事提上日程

  张玉珍这次进城不是来工地干活的,是给孩子买房来了。前几天,张玉珍请假回家给枣树开甲,刚回到邢台工地上,儿子就打来催他赶紧去石家庄看房子。这次儿子催得紧,下了死命令一般,不然他舍不得再请假。

  见到张玉珍时,已是下午3点。张玉珍让在省城合作路与友谊大街交叉口等他,他要和中介去附近的人行宿舍看房。张玉珍是赞皇县花木村人,今年已经56岁了,常年在工地上干活,肤色被晒得黑红黑红,稀疏的头发也已花白。张玉珍提着一个粉红色手织袋,里面放着一个本子和一支笔,本子上记着要看的房子的情况和地址,这是儿子在上查到的房源。

  张玉珍的儿子叫张少鹏,今年30岁,在乡下算是大龄青年了。令张玉珍心焦如焚的是,儿子还没有成家。六年前,少鹏从石家庄一个专科学校毕业,赶上运气好,被保定一家国企招走,中等的薪水,颇为满意的五险一金。

  少鹏不爱说话,在恋爱的问题上屡屡受挫。前段时间,张少鹏谈了一个女朋友,是赞皇县城边的,在石家庄上班。这一次,女方并没有嫌弃张少鹏的沉闷、无趣,这令张少鹏感到十分激动、欣喜,眼看着自己的婚姻大事要有着落了,张少鹏对这段感情是倍加呵护。只要女方提的要求自己能满足,全部照办。在谈了一段时间后,到了谈婚论嫁的份上,这时,女方提出了一个不容商量的条件,男方必须在婚前买下房子,而且不允许买期房,结婚后就得住进去。好在女方也开出一个优惠条件,如果买房的话不再要彩礼。儿子这才着急催促父亲赶紧来看房。张玉珍说,儿子近期很忙,无法抽身来看房,把在上搜罗到的房源信息告诉他,让他先来看房。再把房子的情况反馈给儿子,由儿子来定夺。

  但事实上还有一个很艰难的抉择摆在少鹏面前。少鹏在保定工作,而房子要买在石家庄,这意味着今后少鹏要回来工作,但是少鹏又不愿放弃这份工作,对于这个很现实的问题,张玉珍说,现在顾不上考虑这个,先买了房子,到时候再说。

  不发狠,就买不下房子!

  4日晚上,张玉珍坐火车到的石家庄,寄宿在弟弟打工的工地上。除了儿子从上找的房源外,张玉珍四处打给在石家庄打工的同乡打听有没有留心到那里有便宜的房子,张玉珍说,昨天兄弟俩已经在大街上转了一天了。

  终,张玉珍将房子的位置锁定在了一个小区,儿子的女朋友就在附近上班。对于房子的位置、新旧、格局、面积,女方没有过多要求,只要求上班一个小时能到。6日早晨,张玉珍借来了两辆自行车,不到七点,和弟弟骑着车子从东二环的住处奔赴新华区看房。

  友谊大街与合作路附近的人行宿舍小区是个老小区,只有两栋,墙壁粉刷着浅黄色的涂料,难掩垒墙的红砖,墙体外淅淅沥沥地悬挂着空调外机,不少窗户被换成了白色的断桥铝门窗,旧房子,新窗户,视觉上对比明显。怕张玉珍失望,中介工作人员赶紧笑着说,这是个老小区,但是生活很方便。费了好大一会儿功夫,中介才把4楼的一处房门打开。房子有80平方米,报价68万,两个卧室、一卫一厨,没有客厅。张玉珍一边来回走动,一边和弟弟评头论足,卧室太大,浪费了,没有客厅,看样子应该是1980年以前盖的。兄弟俩一边看房子,一边商量着那堵墙可以拆,怎样再重新规划格局。

  出来后,二人骑着车子又赶往位于北二环与西三庄街附近的上城上林苑小区看房。在路上,张玉珍一边感叹房价贵,又不断地说,不发狠,买不下房,这次是下决心要买的,似乎在为自己打气。

  在上林苑,姗姗来迟的中介带着张玉珍看了一套120平方米的毛坯房。中介说,这是一套抵债房,价格便宜,并且是底层,可以用来投资、做生意。张玉珍对此并不感兴趣,在没有相中户型后,中介将张玉珍带回门店,推荐了另一个小区。房东表示,6点半后,才下班回家。为了看房,张玉珍选择等房东回来。

  这个小区紧挨42中,是学区房,不少市民为了孩子上学在此购房,本次售房的房东便是这种情况,孩子要毕业了,要把房子卖了。房子在10楼,装修简单大方,干净,可以直接拎包入住。又处于楼头,两面临窗,通风透光,视野极为开阔,可以远眺到远处的群楼。

  对于这套房子,张玉珍觉得还算满意,不满意的地方就是房子公摊面积大,总共80平方米,实际使用面积看起来仅有60多平方米,房东报价79万。张玉珍急切地让房东说一个,房东打着哈哈说,这就是了,先看户型,户型可以的话,再说。

  从香格里出来,已经是晚7点半了,张玉珍要和弟弟回到东二环的住处,两天的时间里,兄弟俩早出晚归,看了有十余套房子。张玉珍说,邢台工地上的活要干完了,行李还在工地上,他得赶紧回去取行李。

  张玉珍把看房的情况都记下。他说,近期让儿子赶紧抽空再来看一下。语气中透着急迫。

  甜蜜愿望 走出大山

  路上,在和张玉珍攀谈过程中,张玉珍一会儿向抱怨对买房的艰难,一会儿又表示一定要让孩子在城市立足,看得出张玉珍很纠结。张玉珍说,养儿子养出一身债,好不容易把儿子供出来了,还得给他在城市买房。在农村,像儿子的同龄人早都结婚,娃娃都好几岁了。

  早在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王平曾说,不应该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王平说,他们不是富二代,不是官二代,农村孩子读完大学想要留城,在城市里没有关系,找不到工作,买不起房子,娶不到老婆。在城市中他们常常是二等公民,过着没有尊严的生活。这一观点引起舆论一片哗然。尽管王平的观点听起来刺耳,但是在一定程度上说出了现在农民的困境,他们夹在城乡之间,面临着巨大的双重压力。

  张玉珍说,妻子在家种几亩薄田和山上的枣树,自己平时在外打工,生活十分艰辛。而令他欣慰的是,儿子能考上大学,毕业后在城市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不用像他一样再受罪。但是如今,沉甸甸的负担,压在他身上,让他感到很吃力。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攒了一辈子,也只能凑个首付,剩下的靠他自己慢慢还吧。

  话锋一转,张玉珍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能咬紧牙关,硬着头皮往前走。在张玉珍心里,也有着甜蜜的愿望。只要给孩子在城市里买了房,等少鹏有了孩子,可以在城市里上学,享用城里的优质教育资源,相比于农村的孩子起点要高很多,日后成材的几率也大得多,如此,就可以走出大山。而这一切设想的实现,需要张玉珍这一辈人努力的付出。

环保新闻
经典案例
电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